温州“红色CEO”实践报告

2010-12-31 09:45:06 7

温州人今年再次成为全国第一个“吃螃蟹者”:25家民企向全国发出海选党组织书记人选“招贤令”,年薪最高达20万元。最终,在全国各地1205名应聘者中,遴选出27人。中央有关领导批示:这是一次大胆创新之举。

  相对于执掌企业经营管理的“CEO”而言,组织部门形象地将领导非公企业党建工作的党组织书记称之为“红色CEO”。今年7月,这些“红色CEO”与民企集体签约,接受上岗培训并经党内选举程序产生后陆续走马上任。5个月里,他们走过了一段怎样的历程?

  问卷调查:“红色CEO”满意得票超八成

  27名“红色CEO”分别来自浙江、山西、江苏等13个省份,原先大多在机关、事业单位或国企工作,如今供职的温州民企年产值大多超亿元,都是“发展较稳定、党建基础好”的成长型企业。

  12月30日,为了解这些“红色CEO”在温州民企工作情况,温州都市报向“红色CEO”及其所在企业发出两类调查问卷。其中,向企业老板、高管、党员、员工代表等调查对象发出230份调查问卷,共收回有效问卷210份。

  对于“红色CEO”的表现,选择“很满意”的占40%、“满意”的占49%、“一般”的占9%、“不满意”的占2%。选择“很满意”或“满意”的,最认可“红色CEO”的理论水平和组织协调能力;选择“一般”或“不满意”的,认为他们难以融入新环境以及工作方式老套。

  “空降”的“红色CEO”和原先的党组织书记相比,哪个更有优势?36%的受访者认为前者组织协调能力较好,32%的受访者认为“红色CEO”理论水平略胜一筹。

  新来的“红色CEO”是否存在“水土不服”现象?选择“是”的占20%。温州金瓯大酒店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戴建忠说,“红色CEO”洪汇海刚到公司时,有些事情的做法与他“不合拍”,后来他们私下进行了一次“交心”,现在双方正逐渐步入“蜜月期”。

  “红色CEO”究竟如何看待自身履职情况?在收回的20份有效问卷中,超九成的受访者认为已经融入新环境;有72%认为老板对党建“很重视”,能充分听取党组织意见,党建工作经费有保障,没有人选择“不重视”;55%的受访者表示,合同期满后打算继续留在企业,其余表示视情况而定。

  “编外车间主任”:少讲空话,多做实

  12月30日清晨6时40分,“陈校长”开着新买的私家车到华迪钢业集团有限公司上班。

  “陈校长”叫陈济光,是温州向全国高薪海选的27名“红色CEO”人选之一,不久前从武汉科技大学副校长(副厅级)职位上退休。12月初,他全票通过党内选举,正式担任华迪公司党支部书记。此前,他以党务工作者身份在该公司从事党建工作3个多月。

  车到公司,陈济光马上召开冷拔车间安全工作会议。23名连续2年以上没有发生安全事故的优秀员工,被评为“安全生产模范”或先进个人。身披红绶带、手捧奖章的郭小兵说,来公司9年了,这是第一次开车间表彰会。

  冷拔车间共有70名员工,安全事故发生次数曾连续2年高居该公司各车间之首。1个月前,陈济光向董事长王迪主动请缨,协助车间主任张洪海抓安全生产。

  “蹲守”1周后,陈济光发现车间抓安全“以罚为主”,员工抵触情绪较大。于是,他提议在车间设立安全记事板,让员工每天记“安全账”,奖罚分明抓安全。张洪海说,有了“陈校长”这名“编外车间主任”,相信能在半年内打个“安全生产翻身仗”。  午饭后,陈济光找到派驻华迪公司的老同事张华博士,商讨困扰企业多年的不锈钢生产工艺改进难题。之前,陈济光曾邀请张华等3名武汉科技大学钢铁冶金专家,来公司调研并提出详细解决方案。

  王迪说,当初“相中”陈济光,是因为对方拥有几十年党务工作经验,以及丰富的专业对口人脉资源。“陈校长”邀请的这些专家,有望在短期内解决公司难题,届时每年能节约生产成本80多万元。

  下午,陈济光和公司党支部副书记张品琛商量明年工作计划。他打算在抓好党建和企业文化建设外,进一步推动校企合作,引进企业所需的钢铁冶金人才。

  记者昨天跟随陈济光在公司上班一天。下班时已是晚上6点多,陈济光说:“现在每天上班超过10小时,在这里我要少讲空话,多做实事,大老远过来干不好,回去会被人笑话的。”

  企业老板:花钱“买”凝聚力

  一向“讲实惠”的温州老板,高薪聘请“红色CEO”,究竟图何回报?这场由组织部门搭台、民企联合向全国海选“红色CEO”人选活动,曾一度引发社会各界热议。

  温州忠义集团是8家开出20万元年薪的企业之一,尽管外界对高薪聘请“红色CEO”有所质疑,但董事长姜忠义认为,这笔钱不是谁都能拿走的,在党建方面投入“小钱”能换来“大钱”。该集团投建忠义高科技园区时,因为有党组织参与决策、优化流程,为企业节省了1000多万元。今年,集团下属一家生产阀门的企业,因管理环节出现问题,有7台设备在车间里“躺”了4个多月。他派刘瑜去协调,结果不到半个月,机器就全部正常运转。

  5个多月的共事,姜忠义对集团党委书记、曾任河南省项城市委宣传部副部长的刘瑜非常满意。如今,对企业党建工作他做到“逢会必讲、有难必解、经费必保”,还特地为刘瑜配备了专车和驾驶员。

  有的企业喜欢刘瑜这样的“老辣”,也有企业看中“80后”的“可塑造性”。宣达实业集团有限公司“红色CEO”孙亮,目前不仅负责企业党建,还分管人力资源工作。董事长叶际宣说,公司年轻人居多,孙亮与他们差不多同龄,比年长者更适合这个岗位。

  通过5个来月的合作,不少企业主认为,高薪聘请“红色CEO”,其实是花钱“买”凝聚力,用凝聚力激发生产力,这是现实需要。“企业党组织书记就像部队政委一样,能起到凝聚人心、提高战斗力的作用,通过党组织把关挑选出来的人才更放心。”姜忠义如是说。

  专家:他们是民企新文化的催生者

  温州在非公党建领域“尝鲜”已不是第一次。1987年,温州建立全省首家非公企业党支部;2008年开全国之先河启动“红领计划”,公开招选大学生担任非公企业党务工作者,破解非公企业党务人才“青黄不接”等难题。组织部门称,此次招选的“红色CEO”,与“红领”相辅相成,形成了非公党建人才梯队。

  市委组织部新经济组织党建处处长赵晓奔说,这些“红色CEO”各显神通,围绕经济抓党建,抓好党建促发展,发挥了企业其他人才不可替代的作用,为今后探索党务人才市场化选人用人机制奠定了扎实基础。

  “这是温州利用市场规则整合思想政治工作资源的一次创新。”中国思想政治工作研究会长期从事党建理论研究的公茂虹说,高素质的“红色CEO”进入民企,他们作为企业思想政治工作的规划者、组织者、推动者,有利于提升民营企业的管理水平,促进企业更好地发展。

  公茂虹认为,长期以来,一些地方民营企业的文化总摆脱不了“家族化”、“老板化”的羁绊,温州民企海选“红色CEO”,自觉输入了新的文化传播者,随着时间的推移,他们将促进民企文化价值导向不断与社会主流文化价值相融合,催生出中国民营企业的新文化。